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是教育部直属国家重点大学

天津大学


  (《光明日报》2017年01月26日 05版)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


  【实验室里的“文化+科技”】

  虽然已是寒假,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的师生依然十分忙碌,他们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文化部重点实验室以“中国传统村落与建筑文化传承协同创新中心”为依托,此前已在建筑文化遗产基础研究、监测预警、修复与保护技术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用实验室主任张玉坤的话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摸清建筑文化遗产“家底”,在记录现状的同时,利用科技手段进行管理、保护和传承。

  “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张玉坤说,“通过科技手段保护好这些承载着中华文化精髓的古建筑遗产,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一想到这些,我们就感觉时间不够用。”

  实验室教师谭立峰一直从事传统聚落、明代海防军事聚落与防御体系的研究,他告诉记者:“我们在实验室工作的时间很少,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年逾花甲的张玉坤对30年前探访测绘“湘西吊脚楼”的经历记忆犹新:“我是学建筑设计的,一开始还认为吊脚楼不结实,建筑质量难以保证。后来通过实地勘测,忽然发现这些建在江水边、山腰上的建筑与自然环境浑然天成,而且与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实际紧密相关。从那时起,我开始理解建筑与环境、文化之间的关系,发现了传统建筑独特的美。”

  “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当年,为了测绘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十几位师生需要在当地驻扎一个月之久。“现在可能只需两个人,在几小时内就能完成。”张玉坤说,效率的提升借助的是科研“利器”——遥感测绘无人机。

  从航模到低震动无人直升机,再到遥感测绘无人机,现在他们口中的“小飞机”不仅可以为历史遗址、古建筑测绘进行航拍,还能获取可视的、潜在的、精确的多种数据信息并制作三维还原地图,堪称能够“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2014年,千年老村子绍兴胡卜村被划入大型水利工程钦寸水库的淹没区。得知这个老村子即将从地图上消失,实验室的师生们赶忙来到胡卜村记录、测绘。村子方圆百里,有五六百户人家,就是利用地面激光扫描设备也需要扫描数百个点位,而且因为有高大的古树遮挡,效果会大打折扣;若人工测量,数十人短时间内则根本无法完成。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李哲和另外一位同事利用遥感测绘无人机作业,结果在几个小时内,就圆满完成了全村所有房屋高度、屋顶、窗户位置等测绘工作。

  实验室另外一名青年教师何捷分别在天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学习工作多年,具有文理交叉学术背景。他巧妙地把地理信息系统应用在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上。在研究居庸关古代布防情况时,他们利用地理信息系统首先在地图上精确定位,再通过道路系统模拟,分析出古代烽传系统、驿路交通、物资运输及攻防态势。何捷说:“这样在进行实地测绘时,就能有效复原历史场景,寻找到更多更准确的历史空间和文化信息了。”据了解,将这一系统应用于人文学科领域在国内尚属首次。

  “‘假古董’装不下我们家园真正的精神价值”

  针对大型遗产,通过空中和地面技术结合,建立预防监测技术平台,对环境和遗产本体进行实时监测;针对无形遗产和濒危遗产,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复现、展示非遗技艺流程,并进行交互式体验……在国内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大多处于普通航拍和基础测绘阶段的情况下,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已凭借这些超前理念和科研“利器”迈入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先进行列。

  “中国的建筑遗产太多,只靠建筑院校师生进行人工测绘是远远不够的,能把皇家建筑都测一测就很不容易了,许多没有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又有价值的村落和其他古建筑,依靠技术手段作为替代办法来保留和传承不失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法。”李哲说,“其实,无论是皇家建筑还是乡野民居,在我们的眼中都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没有价值高低之分。”

上一篇:东营海容新材料有限公司 下一篇:为何昆明建筑老是“被”上头条?
头条
上海市中心石库门建筑“
尚贤坊是上海中心城区有代表性的里弄石库门建筑,身处淮海路
2017-09-12
外媒揭秘特斯拉在中国崛
外媒揭秘特斯拉在中国崛起之旅 态度180度大转弯,特斯拉 电动汽
2017-06-10
中国9大产能过剩行业震惊
产能过剩成中国经济“核威胁“。而近期房地产投资减速更让这
2017-10-17
英国各大名校建筑学专业
院校申请英国各大名校建筑学专业的A-level成绩要求千年不变的大
2017-10-18
头条